安心做好农机实业家

2014/10/10 13:51:29    《中国农机化导报》

  

    最近,胡润富豪榜连续三年的国内首富,身家达430亿美元之巨的富豪黄光裕出事了。此君之名,如雷贯耳,天下谁人不识?国美商业帝国,吞永乐,购大中,并三联,长袖善舞之处,风光无人能及。然而正是这样一位明星富豪,被传出了涉嫌操纵股价的违法事件。

    在笔者看来,黄光裕此番出事,对其他行业、对我们农机行业的企业家与老板们来说,都是一起良好的前车之鉴的事件。特别是那些意欲成为资本市场的玩家们的人来说,更富启迪意义。

    金融产业是个好东西,资本市场也或许是个好去处。而随着美国次贷危机的发生,层出不穷的金融衍生品的光环也渐次破灭,华尔待投行一个个黯然倒下。对于做实业的人来说,金融资本如果能为实体产业服务,产生协同效应,那当然是好的;而如果片面追求金融产品或资本市场,为了圈钱而上市,随着野心的膨胀,最终或许反要为其所累。

    在我们农机行业也有不少血的教训。曾经的农用车明星企业山东黑豹,曾为证券市场所吸引、贪图更高的回报,将大额资金投入股市,结果导致数千万元打了水漂,最终企业也被他人收购。还有不少农机企业如山东巨力、安徽飞彩,进入了上市公司之列,尽管在上市后收获了大量钞票,一时风光无两,但最终却都因现金流断裂而崩溃了。教训不可谓不深。

    倒是国内农机行业第一企业时风集团对资本运作的态度值得好好揣摩。时风集团自1993年成立以来,一直保持着年均30%以上的增长率。在多次被人问到为何时风不上市的时候,时风集团领导回答:时风上不上市完全取决于企业发展的需要,不会为了上市而上市。企业上市的主要目的是融资、提升知名度及分散经营风险,而这些目的时风不用上市就都已经达到了:时风并不缺少资金,自有资金已经足够支持企业的发展了;时风的主市场在农村,时风追求的是农民的口碑;凭借时风对市场的理解,时风的经营风险非常小,不必通过上市让股民为企业分摊风险。更主要的一点是,上市并解决不了现代化企业管理的问题,企业发展也不是速度越快越好,而应该保持一个自己能够控制的发展速度。很多国内的上市公司都是融资之后,在资金的使用上超越了自己的控制能力,使得资金低质量运行,引发决策失误。企业是人、资金、管理的统一体,三者缺一不可。对于时风来说,管理者每做出一项决策都要对历史、对企业、对员工负责,不急功近利,上市也一样。

    正是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时风拒绝了国际知名的金融大鳄摩根士坦利、花旗和国内其他一些投资者的“橄榄枝”。今年,在非常严峻的国内国际经济形势下,时风集团仍保持了较快的增长,利润将超过5个亿,这说明了企业精确定位和稳健经营的重要性。刘成强很欣赏国内一位经济学者说的这句话:“许多人喜欢一招制敌、一蹴而就、一鸣惊人,岂不知,要炼成真功夫,必须稳健、坚韧、沉潜,数十年如一日。”

    对于那些看不起传统产业、涉农产业的人来说,2008《福布斯》版国内首富刘永行早在2001年一次接受央视经济半小时采访时说的一段话也许会有所启迪。他说:“我们自己的特点是更适合做实力,现在大家有点瞧不起实力,特别是瞧不起传统产业,那么大家瞧不起的我来做,我来扎扎实实地做。需要有人来扎扎实实地做实力。”2007年,刘永行的东方希望集团产值将近300亿元。在其主导的东方希望的产业布局中,第一产业仍是饲料。

    我们再把眼光投向国外。最近,作为跨国巨头的美国约翰迪尔公司刚刚公布了第四季度财务报告。迪尔公司农业机械第四季度销售额增长了43%,全年增长了37%,增长来自于销量增加和价格涨幅调整,而相反迪尔另两大板块商用和民用设备第四季度销售额下降了11%,全年只增长了2%;建筑和林业设备第四季度销售额上涨3%,全年下降了4%。看了这组数字,对我们的农机企业家也许更加坚定了信心吧?

    当今不少企业主都憧憬着做资本市场的玩家,似乎企业一上市、一与金融资本挂上钩就“一览众山小”了,腰板硬得出奇,导致由实体企业向非实体、非金融的四不像企业蜕变。由经营家电起家的黄光裕此番危机事件,再次给我们不安心做实体的农机企业领导们敲响了警钟。而至今第一主业仍是涉农类的饲料的刘永行,也为那些看不起同样为涉农类的农机产业而蠢蠢欲动的企业家们,也提供了一个最好的样本。时风集团董事长刘义发也有一句经典名言非常值得回味:做鞋做帽的、做碗做盆的都有挣钱的。(朱礼好)